本月热点排行榜
分享到:
学子风采

我从绵阳回来

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10bet备用网址官网 阅读:发布:2008-05-22

“我一定要回到学校,给牵挂关心我的老师和同学们一个活生生的交代!”

童梅:我院机电工程系大三学生,四川自贡人。

我们是5月21日下午见到的童梅,看不出她刚从灾区出来,只是脸上有些疲倦,眼里有些忧郁。

童梅说,“我是19日回家的,今天凌晨就回到学校了,因为我要给所有的人做个交待,我要看看所有牵挂的我的亲人,我的父母、我的老师和同学,十堰也是我的故乡!”(童梅说话有些停顿,眼圈开始发红)。

被 困

5月12日,在地震发生的那一刻,我在绵阳的实习单位宿舍里午休,因为是轮休,所以可以多睡会儿。

突然间房子开始很剧烈的摇晃,外面传来巨大的响声,第一反应就是赶快离开,刚走到门口,天花板上掉下的大水泥块就砸在身后的地板上。楼梯道上,很多人在往下跑,我抓着摇晃的楼梯扶手跑到了楼下,操场上已经聚满了同事和家属,房子都出现了很大的裂缝,没有倒塌。此刻,我们意识到是地震了,试图打电话联系,但手机没有信号,我们不知所措,但没有恐慌。

陆续传来一些地震的信息,但具体情况一点也不清楚,忐忑不安的一个下午是在操场上度过的,当晚,只能坐在汽车里,没有人能睡着。

13日上午下了很大的雨,很冷,大家都只能呆在汽车里,没有人敢回到房子里去。这天中午我们都只吃了一个馒头。下午的时候有武警部队在匆忙的赶路,看到有伤员陆续被武警送到单位的医务室救治,有些伤得很重。我和男友一直在一起,也是因为看到了军队,没有感到恐慌和害怕。那个时候就只知道使劲鼓掌,就像看到了亲人。(童梅低下了头,眼圈发红)。当晚,我们已经没有饭吃了,开始有人低声的哭泣。

做志愿者

5月14日,我所在的单位已经断水断粮。开进的部队也越来越多,大批痛苦的伤者被送到搭在操场的临时医院,药品已经开始短缺。附近的餐馆和受灾不重的单位自发送饭到医院给伤者,没有人想去吃这些给伤员的饭,虽然我们都很饿。没有人招呼,大家都自发的动了起来,男同志负责抬担架运送伤员,跟着战士们去救人,我和女同事在医院端水、喂饭、搀扶伤员。所有的人忍着饥饿在废墟里忙碌。一具具死者的尸体让我感到特别难过,由于缺少麻药,一个受伤妇女忍受不了手术的剧痛,撞死在墙上……(童梅的眼圈里已经装满泪水)说实在的,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恐慌。

直到晚上,我们吃到了两天来的第一顿饭,菜是四个人一盘茄子,米饭每个人只有半碗,闻起来真香啊!我只吃了两口,就把剩下的倒给身旁的男友,我知道他又累又特别饿。

第四天的时候,部队把药品源源不断的送了进来。战士和医生们多了起来,但仍然不断的有伤员在我面前死去。加上连日劳累和饥饿,我开始感到恐惧,但不敢在男友面前有丝毫的流露,害怕男友为自己担心。单位已经开始组织职工往外撤离,很多同事都撤到了绵阳市里。可男友丝毫没有撤退的念头,我也不好意思撤退,我要和他在一起。

到了第五天,抬下来的伤员越来越多,环境更加恶化,饥饿感越来越强烈,男友整夜头晕睡不着觉,我心里的恐惧感开始加大,开始盘算着也要撤出去。

回 家

在我们做了志愿者的第五天,也就是17日晚六点多的时候,单位最后一批疏散人员的汽车就要出发,男友还要坚持留下,看到汽车只剩下三个座位,我硬拉着他坐上了到绵阳的汽车。

我觉得我还是太自私了!我不怕自己死在那儿,可我忍受不了看到这么多死去的人!我也担心家人、老师和同学们为我操心。我告诉自己必须要出去。八点后,我们安全达到了绵阳市区。所经之处,路面开裂,房屋倒塌,昔日美丽如画,苍翠欲滴的山变得黄秃秃的,令人很心酸。

18日到了绵阳市区,手机有信号了,呼啦啦的一下子收到了很多短信,心里感动极了。

晚上,我们临时住在一个自行车棚里,刚安顿下来,就发生了余震。外面电闪雷鸣,地也颤抖得厉害,我条件反射似的惊慌失措往外冲,还是男友很镇定地拉住了我。余震过后,我第一次给家里打电话,电话是母亲接的,在电话里喊了一声妈,母亲喂了一声后开始哭了起来。随后,我给自己的辅导员发了个短信:我已平安到绵阳!这也是地震后,我与学校的第一次联系。

19日上午,我回到了自贡,父母都在车站等我,我的眼里满是泪水,但心里感到特别温暖,这是父母第一次共同来接我。晚上,父亲告诉我,母亲因为没有我的音讯,为我担心得快要急疯了,学校也天天打电话过来询问……以往我总以为父母对我不好,我总找各种理由尽量少呆在家里。那一刻,我感觉就是有家真好。在家的日子,很少坐在一起的父母,总是一左一右的坐在我的身边,也不多说话,有时甚至非常静默,这时候的我,不敢抬头看父母,我也总是听到父亲主动的和邻居打招呼:我女儿好好的回来了!

这次回家,听说父亲的生意遭受很大损失,看着父亲憔悴的样子,我心里暗下决心:一定要担负起家庭责任,帮助父亲撑起这个家。

在家待了一天,男友跟我商量能否回甘肃他的老家,但我坚持要回学校去。“我一定要回到学校,给牵挂关心我的老师和同学们一个活生生的交代!”

20日早,我踏上回母校的火车。

后记:童梅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说:不要署我的名字,我只是代表灾区的父老乡亲们说说他们在承受的苦难,希望有更多的人们支持他们,他们太需要帮助了。那里有老人在流离失所,有孩子孤苦无助,有很多的人在饱经伤痛,我现在没有更大的能力帮助他们……她说,自己是个大学生,也是个党员,家乡遭此重创,“我一定要回四川去,回绵阳去,我要和他在一起,为家乡的重建出力”。22岁的童梅本来考虑很快就会和大两岁的男友结婚的,现在她改变了主意,家乡遭受这么大的重创,他们要先建家园,再成小家。

童梅说:我自己是一个不喜欢重视形式的人,如果不是想代表学院59名四川籍学生的心愿,自己是不愿意在这里回顾灾难情形的,太想感谢十堰人对灾区人的情意,太想感谢学院对学子的牵挂,所以我才愿意坐在这里,我代表的是我们学校全体四川籍学生。(这个时候,童梅站起身来双手合十,面带微笑,轻轻地鞠了一躬。)

在我们把童梅送到楼下时,看到了等候她的男友,一位稳健帅气的男孩。我们问道:有了这样共患难的经历,是否意味着你们的爱情已经经受住了考验。他们的答案既出乎意料又令人信服:我们未来的路还很长,人生的每个阶段还有很多无法预料的事情,还要经历人生不同的阶段,面临不同的问题,相信我们未来无论面对怎样的选择,都能够彼此珍重,坦然应对。

责任编辑:张蕴华
  • 新闻热线:0719-8126196
  • 传真:0719-8126022
  • 地址:湖北省十堰市北京中路38号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