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月热点排行榜
分享到:
媒体关注

[十堰日报]童梅:我亲历的汶川大地震

来源:<a href='http://www.hbgyzy.edu作者:10bet备用网址官网 阅读:发布:2008-05-26

童梅:我亲历的汶川大地震

口述/ 梅(十堰职业技术学院学生)

整理/通讯员 本报记者

“5·12”四川汶川特大地震,震惊了中国,也震惊了世界。地震发生时,十堰职业技术学院22岁的四川籍学生童梅正在绵阳实习,她亲历了这场特大地震的全过程。她看到了什么?感受到了什么?5月24日,刚刚回到学校的童梅哽咽着向我们讲述了她的所见所闻。

当时只是感到特别害怕

5月12日中午,我像往日一样来到单位宿舍休息。我们是轮休,下午不用急着上班,因而可以多睡一会儿。

突然间,我被巨大的声音惊醒,同时,床在剧烈地颠簸。我翻身坐起来,看到房子和所有东西都在剧烈地抖动着、摇晃着,窗子上的玻璃发出哗哗啦啦的响声,很多东西和松动的玻璃片纷纷掉在地上,发出杂乱刺耳的响声。当时,我大脑里一片空白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是感到特别害怕,第一反应就是赶快离开房间。

我不顾一切地向门外冲,刚出门,天花板上就有东西掉下来重重地砸在脚后的地板上,我顾不上回头看掉的是什么东西,转身冲到楼梯道上。楼梯道里,很多人都在惊慌失措地往下跑,楼梯也摇晃着,大家都站不稳,我拼命地抓着抖动着的楼梯扶手好不容易才跑到了楼下,看到操场上已经聚满了人,地上腾起的灰尘像雾一样笼罩着一切。

在操场上站了好几分钟,我才回过神来,再转身看那栋宿舍楼,房子已经摇摇欲坠,透过墙壁上巨大的裂缝,能够看到里面的物件。

在大家惊恐的议论中,我才意识到是发了地震。男朋友怎么样了?在自贡的家人怎么样了?十堰的学校怎么样了?我掏出手机试图打电话问一下,可是,一点信号都没有。大家不知所措地站在操场上,相互谈论着刚刚发生的恐怖一幕。

看到部队,就像看到了亲人

在操场上找了好久,我终于找到了男友,感觉两个人像是在又一个世界里重逢,心中充满了惊喜和感动。我们紧紧握着对方的手,偎依在一起。

由于交通、通讯中断,我们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,无法与外面联系,也无法知道外面的一切。当天下午,我们是在操场上忐忑不安地度过的。到了晚上,尽管我们很困,但不敢回房间,于是坐在汽车里。但即使在车里坐着,仍然没有人能睡得着,因为余震不断,巨大的惊恐一直笼罩着我们。

13日上午,下起了很大的雨,感觉特别冷。人们有的挤在汽车里,有的披着塑料布缩在树下。由于害怕、寒冷、饥饿和疲劳,人们的情绪越来越低落。

下午,忽然看到有武警部队匆忙地赶过来,顿时,大家像看到了亲人,眼睛都亮了,全身似乎有劲儿了,我们拼命地鼓掌。通过部队,我们知道,我们没有与世隔绝,我们还和全国人民在一起。部队不仅给灾区带来了信息和救援,也带来了信心和勇气。

接着,我们看到不断有伤员被武警送到单位的医务室救治,有些伤员惨不忍睹,我一见了就感觉揪心般的疼痛。

后来的几天,开进来的部队也越来越多,大批伤员被送到搭在操场的临时医院,由于需要救治的人越来越多,药品有些短缺。到第四天的时候,部队又把药品源源不断地送了进来,战士和医生们也多了起来。大家的心里越来越镇定。

地震第三天,我吃到了第一顿热饭

地震发生之后的前几天,吃饭成了大问题。13日中午,我和男友两个人共同只吃了一个从单位弄来的冷馒头。当晚,我们已经没有一点东西可吃了,周围开始有人低声哭泣。14日,我们单位已经开始断粮。

当时,附近的餐馆和受灾不重的单位自发送饭到医院给伤员们吃,虽然大家特别饿,但是,没有人想去吃伤员们的饭。为了不让饭菜的香味勾起更强烈的食欲,大家看到饭菜就躲得远远的。

连日里,虽然部队投入的人越来越多,但是仍然忙不过来,于是,我们都自发地行动起来,忍着饥饿投入到救援工作中去。男友和其他男同志一起去抬担架、运伤员,跟着战士们去救人。我和一些女同志一起在医院端水、喂饭、搀扶伤员。实在饿得不行,就找水喝,或者勒紧裤带,一刻也不敢松懈地忙碌着。

14日,一个重伤妇女抬进了手术室,根据伤情,必须及时截肢,可是,当时的麻醉药供应不上,截肢后,她忍受不了手术的剧痛,使劲往墙上撞。看到这一幕,我和很多女同志都忍不住哭了。当时,如果麻醉药能早一点到,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惨剧。这使我们更加认识到时间的紧迫性和做好每一件小事的重要性,因为,它关乎着每一个生命。

直到14日晚上也就是地震第三天,我和男友才吃到了几天来的第一顿热饭。那是在临时医院里,每个人只有半碗米饭,四个人才有一盘茄子,当时的饭菜油盐、作料都很少,可是闻着特别香,我只吃了两口,看到男友的碗里已经空了,我知道,他两天没吃没睡,却不停地抬担架、运伤员,一定累极了又饿极了,我就把碗里的饭倒在他碗里。他正要推辞,担架队就开始招呼着出发了,他犹豫地看了我一眼,三两口把饭吃了下去,又匆匆地走了。

看到手机上塞满的短信,我哭了

连日来,看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,看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我面前死去,听着一声声痛苦的呻吟,着实让人惊惧。然而,在男友面前,我丝毫不敢流露这种情绪,我不愿意让他为我担心,以便让他能够全力投入到救援中去。

16日,有些单位开始组织职工往外撤离,很多同事从我们所在的这个郊区撤到了绵阳市区。说实在的,这时,我有了进市区的念头。不是因为怕饿,不是因为怕吃苦,也不是因为怕死,只是我无法面对那些越来越多的尸体。然而,看看男友,他丝毫没有离开的念头,我也不好意思提出来,在这种危难关头,我必须和他在一起。

由于饥饿和劳累,到了第五天,男友出现了病征,白天一直出虚汗,晚上整夜头晕睡不着觉,如果他在这里倒下了,对灾区来说,会增加一份负担,于是,我们在大家的劝说下准备离开。

17日下午6时许,最后一批疏散人员乘坐的汽车就要出发了,男友还要坚持留下,看到汽车上只剩下三个座位,我硬拉着他坐了上去。不一会儿,汽车一路颠簸着向绵阳市区驶去,所经之处,路面开裂,房屋倒塌,昔日美丽如画、苍翠欲滴的青山变得光秃秃的,令人心酸不已。

18日,我们到了绵阳市区,听说这里的手机有了信号,为了不让家人和学校的老师、同学为我操心,我打开手机准备打电话,不料,手机一开,呼啦啦一下子收到了很多短信,持续好几分钟,一直塞满着屏幕。打开一看,全是这几天家人、老师、同学们发来的问候。在平时看来很平常的手机短信,在这时却让人感到特别温暖和感动,看着看着,我的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。

地震摧毁了家园,却摧毁不了美好的向往

18日晚,我们临时住在一个自行车棚里,刚安顿下来,又发生了余震。外面电闪雷鸣,大地也颤抖得厉害,我条件反射似地往外冲,男友伸出手,一把将我拉住,看到他镇定的样子,我才回过神来,知道住的不是宿舍楼。余震过后,我第一次给家里打电话,电话是母亲接的,我喊了一声妈,母亲就开始大哭起来。随后,我给辅导员发了个短信:我已平安到绵阳!这也是地震后我第一次与学校取得联系。

19日上午,我到了自贡老家。在车站一看到父母,我们的眼里满是泪水,心里感到特别温暖。他们告诉我,因为没有我的音讯,都担心得快要疯了,学校也天天打电话过来询问……我再一次禁不住大哭起来。

在家里,因为忙碌很少坐在一起的父母,总是一左一右地坐在我的身边,不多说话,只是默默地感受着彼此的心跳。每每有邻居从门前经过,父亲就会主动和他们打招呼:“我女儿回来了!”

20日早,我和男友一起踏上回学校的列车。在十堰的这几天,通过报纸、电视,我能深切地感觉到十堰、全国和全世界人民对我们四川灾区的关心和支持,有了这些,还有什么苦难不能逾越呢?地震摧毁了灾区人民美好的家园,却摧毁不了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。

家乡遭此重创,很多人还在伤痛之中,我没有更大的能力帮助他们,但我一定还要回四川去,回绵阳去,我要和他们一起,和男友一起,为家乡的重建尽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《十堰日报》2008年5月26日A4版报道。

原文链接:

http://rb.10yan.com/syrb/html/view.asp?id=68081&news.html

责任编辑:胡昌龙
  • 新闻热线:0719-8126196
  • 传真:0719-8126022
  • 地址:湖北省十堰市北京中路38号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